艾弗里·布伦戴奇的促进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于是,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前夕,一个被命名为“奥林匹克团结基金”的援助项目正式问世。它的诞生,如同给久旱的土地带来了甘露,对奥林匹克运动在第三世界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布伦戴奇对奥林匹克与政治的关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lexvorn.com/,戴奇在愿望上是坚持顾拜旦的原则:尽量不参与政治,以减少政治对奥林匹克的干扰。这一点,从国际奥委会为了调查南非的种族歧视状况,戴奇布伦戴奇写给调查组组长基拉宁的信中也可看出:

感谢您的有关赴南非特别委员会的所有来信。它们使我得以事先了解事情的进展情况。我荣幸地通知您,所有事项都已安排就绪,您将于下周成行。在您离开之前,尚有一事相告。

如果我们要对种族隔离本身作出估价,委员会的派遣本来不是我们的事。我们所关心的是南非国家奥委会以及它为遵守奥林匹克规章,特别是第24和25条款采取了哪些行动?

1936年,当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纷纷谴责纳粹主义,许多人要求把奥运会迁出柏林的时候,我们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同样,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许多人士要求把东方国家排斥于奥运会之外。

我们不应介入政治事务,也不能允许奥运会被当作工具或武器从事与其本身无关的事。感谢您接受了这项微妙而重要的任务。请接受我最良好的祝愿,祝这次使命愉快,成功,轻松。

“不应介入政治事务,也不能允许奥运会被当作工具或武器从事与其本身无关的事”,在现实生活中只能是一个理想化的愿望。因为奥运会的许多仪式都强化了“国家”的意识,何况各国体育交往的本身也排除不了国家的色彩。对此,国际奥委会现任主席萨马兰奇的认识还比较贴近实际。他说:“体育不涉及政治,这说起来极为容易。不过在现实中,则完全是两回事。我认为,体育不得不与政治保持非常密切的关系。其原因在于,在某些国家里,就不能没有政治。”

admie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