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话语里有多少“绍兴种”?

德顺物流

在国际语言学中,绍兴话属于汉语—吴语-临绍小片,吴语与粤语,闽南话并列为汉语方言,又称江东话,江南话,有“吴侬软语”之美称(但绍兴说话硬邦邦!)。杭州,杭州满人宁波,上海,苏州等地,同属吴语太湖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完全可以各说各话互相听懂沟通。

浙江大部分都是吴语人口,而以绍兴话为代表的临绍小片吴语,使用人口最多(将近900万),分布面积最广(横跨杭金甬绍四市)

我们常说一个人讲话带有“绍兴口气”,临安府和绍兴府组成的临绍小片吴语,或多或少都带点“绍兴口气”。

其中杭州话同绍兴话(临绍片,包括绍兴,萧山,上虞,诸暨部分,嵊州部分)互通程度非常高,我们来看看地图——

如果从东站出发,高铁20分钟就到绍兴北站了,如果算从萧山出发,真正的“过条马路到绍兴”,更不要说杭州电视台生活频道每晚九点半居然还有一档绍兴话节目!由莲花落明星翁仁康先生播报本地新闻。

警察来查访,绍兴人讲一口绍兴话,警察以为是萧山朋友,免检。湖州嘉兴人讲一口家乡话,警察以为是余杭朋友,又免检。如果你在杭州说自己是绍兴人 ,大概率会得到以下回答

弄的来绍兴朋友受宠若惊,莫名其妙有一种长辈的感觉,而且杭州人后头还要加一句

杭州同绍兴,就像上海同苏州一样密不可分,历史上,可能有三次处于杭绍两地交流高峰期——

南宋时期,赵构把当时越州两次作为临时首都,并定年号绍祚中兴“越州更名为绍兴,后又在杭州建立了南宋长期首都。区区不到百里路,南宋时是杭州与绍兴交流与经济发展的鼎盛时期,处于江南的黄金时代。

清朝末年,杭州城内占据了“半壁江山”的清朝满人八旗营正面对着城外气势汹汹的太平军,1861年,在长时间围城,造成杭州城中居民“饿死半数”的情况下,太平军攻克杭州。此时杭州一片狼藉,城中饿殍遍地。这次杭州人口的大洗牌使得很长一段时间杭州城内本地人口数量较少,同时受太平军影响较小的绍兴城移民填补了人口空缺。从这时起,受八旗营影响的官化杭州话开始向城外吴语靠拢。

抗日战争时,日寇以“江南扫荡”名义,多次对绍兴城进行轰炸,扫荡诸暨嵊县城山区,饱受战争之苦的绍兴人有一部分跨过钱塘江来到杭州。与此同时杭州城西古荡,转塘等地,余杭乔司等地受日军暴行摧残,如今这些地方本地居民多讲绍兴话或萧山话,正是移民的结果。

这些人也正是如今蛮多杭州人的祖辈,使得杭州人听到绍兴话格外亲切,热情。(虽然看鲁迅文章还是头大

老杭州话讲话十分文绉绉,如“夜饭”会说成“乙饭”,肉发“弱”音,热发“若”音,指示代词统统:这个,这里。谢谢你同“记记你”音。

受绍兴话影响,如今城里口音“夜、肉、热”等字均同绍兴话一般无二,指示代词变为“嗰个、嗰里”,“谢谢你”同“jiajia你“音。

老杭州话用“说“较多,如“你说说看这个是啥东西”,如今受绍兴话影响,改用白读的“话”,“你话话看嗰个是啥东西”。

虽然两地言语相通,但是有一些词汇经常让人啼笑皆非,下次杭绍人聊天,这些“汪凼”可不要踩进去了!

杭州人去绍兴,他朋友妈妈看到他就要噱他,说:“喔唷!小伙子奈个介帅!小帅哥么!”,然后他怀着崩溃的心情听了一下午小傻哥小傻哥,泪流满面。(绍兴小帅哥,在杭州就是小傻哥,哈哈哈

杭州话里,稍微一点作,一点扭捏,就可以用”千色色“形容,甚至小孩,姑娘,都可以这么说,但绍兴话里语气较重,甚至带有骂人故弄风骚的意味。

杭州话里,”发靥“,本意就是发人笑靥,但比绍兴话多了一个“可爱”的意思,可以说小朋友发靥,就是说小朋友真可爱。但是绍兴话里常常在说人家钟头不准,行事滑稽的时候用发靥。

至于萧山人,自古都是萧绍不分家,萧山沙地人本来就是绍兴人迁过去,沙地话和绍兴话也许只区别在沙地话说“何个东西”,绍兴人说“嗦个东西!”,而萧山里畈话音调与绍兴话各异,但完全能互相听懂。

甚至杭州江干区(下沙九堡)等地,本地话都是绍兴口音。主城区老一辈杭州人,基本都会说两句绍兴话。可以说,会绍兴话,走遍杭州哪里都有自己人!

杭州人学绍兴话不要太快,我上次去绍兴,司机师傅觉得我把绍兴话学的这么像,肯定是宁波来的,当我说我是钱塘江北面的“江北佬”时,他说:

倷杭州要造杭绍地铁哉!老便当啦,下卯到杭州无有多少辰光,火车也甭得坐,我讴我老婆一道去。

我们杭绍本身就没啥两样,要一道建设,经济发展发展,钞票越来越多,嗰么才是浙江精神咯!

admie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