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杭州沃安实业

“最后100米”的配送,在快递行业配送成本中一直占据着较高比例,同时又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便利店自提点、第三方代收件、末端共同配送、自助智能快递柜新模式改变着收取包裹的传统方式。

在一年前,记者采访杭州唯一一家投放了智能快递柜的新湖商业大厦时,该大厦物业方面表示自掏腰包花了3万多元。当时,国家邮政局正准备推行智能投递箱标准。去年底,杭州邮政推出“E邮柜”,引起央视关注。

一年后的今天,记者发现,越来越多的快递智能柜企业纷纷来杭州抢占地盘,不收取可能达数万元的设备费不说,还免费提供设备后续维护服务,甚至以倒贴钱的方式进驻到各个小区。

昨天下午4点多,一位韵达快递员扛着三四个包裹来存放。他先输入验证码,屏幕上显示黄色的格子是空的;然后他根据包裹大小选择合适的柜子,刷一下快递单上的条形码,再输入收件人的手机号码。对应的格子门就打开了,他把包裹放进去后,就完成了投递过程。

十多分钟后,一位女性业主拿着手机来到智能柜前,输入手机上的6位密码,“砰”的一声,一个柜子门就打开了,她取走了包裹。

不论是投递包裹,还是取包裹,记者记录下来的时间都不超过1分钟。快递员与收件人的时间都节省不少。

杭州市邮政局E邮站项目相关负责人张俭告诉记者,金梁杭州从去年开始,杭州市邮政局就开始着手“E邮柜”的推广,并被列入2014年“为民十件实事”内容,到目前为止已经建设了300多个,而年底的目标是800个。

在智能快递柜市场发力的并非只有杭州邮政一家,成都的速递易也是其中一家,据透露已经进驻到10余个杭州小区;福州的友宝电子在下沙6个小区放进了智能柜

杭州本土企业东城电子是一家智能快递柜的生产企业。该公司市场部经理黄远标说,京东、速递易等企业至少跟他们预订了上百套货柜,这些都是即将在杭州投入的。

新湖商业大厦是去年最早使用快递智能柜的一家写字楼。大厦物业公司方面透露,当初向东城电子购买这套智能柜就花了足足3万多元。

文锦苑物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速递易能够进驻到小区内,不仅没有收取一分钱的设备费,而且还要承担该设备的后续服务。并且,该公司付了两三千元的进场费。

这一说法,记者从速递易所在的成都我来啦网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得到了证实。该企业市场部负责人覃明刚表示,进场费这一说,完全是顺应市场变化。

从早期的靠智能柜设备卖钱,变成如今倒贴钱的“烧钱”模式,根本原因在于这个行业是由买方市场决定的。

福州友宝电子长三角地区销售负责人徐春苗说,当初跑杭州做产品推广,去过一些社区和写字楼,对方都对产品认可,但真正要让他们自掏腰包买柜子却很难。因为消费者不可能为智能柜掏钱,物业公司也宁可花费点人力成本,而不愿意尝试智能柜这种新玩意,更何况是一下子拿出三四万元设备费。

到如今,他说,下沙那边几个小区竞争很激烈,为了进驻到小区门口那一席之地,智能柜企业不出个两三千元肯定不行。

除了掏进场费,智能快递柜进入社区还有额外的开支,如电费、短信通知费、视频监控费、维护费等等。

快递柜一般要几万元一套,设备成本本身就比较可观,再加上进社区“撒网”要付的进场费,这些智能快递柜企业难道是“活雷锋”?

杭州邮政的张俭说,目前“E邮柜”进社区都是免费的,也不需要付钱给社区物业。但他认为,“那些公司都是商业运作的,肯定没有免费的午餐,迟早会收钱的。”

徐春苗告诉记者,智能柜今后会有3种盈利模式。第一种是向快递企业收钱,比如快递人员每使用一次智能柜收取几毛钱;第二种售卖智能柜上荧屏广告,好比电梯广告一样;第三种是开发O2O概念的项目,如增加公交卡充值业务、代售彩票等。

速递易还有一种收费模式,即如果收件人在24小时内没有及时取件,会收取1元/天的超额存储费。当然,这种收费模式是否能被接受姑且不论,但收入也是非常有限的。

东城电子的黄远标认为,向收件人收费的方式不可行,反之,向快递企业收取服务费或有一番空间。各大快递企业在“最后100米”配送环节上竞争非常激烈,如果有一家智能柜企业能相对垄断市场份额,就有资本向各大快递企业开口要钱。

他认为,智能柜企业之前“烧钱”,缘由和打车软件之战类似,目的为了挤掉竞争对手,成为“最后100米”的唯一端口。

事实上,智能柜企业内心的小九九,也被一些电商大佬、快递大佬们看透,京东就已经在全国铺了上千个智能柜,自建物流服务;顺丰自行研发的快递储物柜也已经在杭州等地推行。

admie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