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军团在哭泣,让我们恭喜冠军的诞生吧。”路易斯-菲戈情绪激动地说道,当时他正身着红蓝战袍在圣若梅广场上庆祝着巴萨力压皇马赢得联赛冠军。在1998年四月下旬短短11天的时间里,巴塞罗那接连揽下西甲和西班牙国王杯两座冠军奖杯。球队正在进行着规模盛大的庆祝仪式。作为球队的队长,葡萄牙球星菲戈居功至伟,此时此刻,他是这场庆祝盛典的绝对主角,是巴萨球迷们心中的英雄。

作为克鲁伊夫的接班人,菲戈被看做一位将铁定载入球队史册的传奇球星,在经过了层层渲染后,他已经成为了巴塞罗那历史的一部分。虽然并非根正苗红的巴萨嫡系,但菲戈已经被红蓝军团看做是自己人。然而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这位曾经被推上神坛的功勋队长就成为了万人唾骂的“犹大”。

我们对于巴萨球迷针对菲戈的谩骂攻击已经听得足够多了,而且我们同样无法理解他于2000年转投死敌皇马的决定——他的举动推翻了他在巴萨球迷心目中神圣高大的地位。

不过,抛开对于这种背叛行为的种种怨念,你会发现自己很难将菲戈的身影和白衣军团分割开来。尽管在伯纳乌的菲戈仅仅是银河战舰的普通一员,而非在诺坎普呼风唤雨的红蓝队长,但是我们从内心深处必须得承认,一个为皇马战斗过的菲戈,才是真正的菲戈。

正当巴萨球迷开始将菲戈看做球队新的领军人物时,葡萄牙人却背弃了他们加盟了皇马。这样做的后果是,他在诺坎普所取得一切荣耀和成就都被人为地抹杀了,被完全掩饰了。然而他投奔死敌的行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lexvorn.com/,菲戈却给巴萨球迷心中留下了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

当时巴萨球迷把菲戈当做偶像疯狂地崇拜着。时至今日,当初对于菲戈的敬仰依然让很多巴萨球迷无法释怀。他们认为,菲戈背叛了自己,他将永远无法被原谅。

就像透过磨砂玻璃看到的人影一样,菲戈身穿红蓝间条衫的身影已经模糊难辨。我们的主观情绪往往能够决定客观实际,菲戈并不是唯一一位从诺坎普叛逃至伯纳乌的球员,前丹麦足球巨星米歇尔-劳德鲁普也是其中一员。尽管他在身披皇马球衣对阵巴萨时依然遭受到了无尽的指责和谩骂,不过当我们提起劳德鲁普,依然会将他看做红蓝名宿,因为在巴萨取得的成就远远大于效力于皇马之时。

当菲戈于1995年来到巴萨时,米歇尔-劳德鲁普离开诺坎普已经有一年光景了,当初后者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离开了巴萨。巴萨为了从里斯本竞技引进菲戈仅仅花费了220万欧元,在同巴萨签约之前,菲戈甚至已经同意甲的尤文图斯以及帕尔马都签订了预约合同。

在克鲁伊夫执教球队的最后一年里,菲戈被给与了充分的自由以及充足的时间去适应新的环境,他得以同巴萨一干天才巨星一起参加训练和比赛。但是好景不长,罗马尼亚球星哈吉和本土中场大将巴克罗相继离开球队,还包括天赋异禀但饱受伤病困扰的普罗辛内茨基。

球队先是在联赛中屈居第三,而后分别在西班牙国王杯决赛和欧洲联盟杯半决赛中负于双冠王马竞和拜仁慕尼黑,一系列不尽如人意的成绩使得克鲁伊夫选择离开,然而事实却是,导致荷兰人离开的主要原因并不是球队成绩欠佳,而是同时任球队主席之间的矛盾。

在后克鲁伊夫时期,很多巴萨球星都褪去了往日的光彩,唯独菲戈迎难而上,成为了难以撼动的核心球员。不算球队的表现,1995-96赛季是菲戈大放异彩的一个赛季。在他第一次国家德比中,红蓝军团客场逼平了皇马,当时皇马的中场核心还是路易斯-恩里克。回到主场后,巴萨以3-0的比分痛击死敌,在比赛进行到下半场时,菲戈打进了球队的第二粒进球。

1996年的欧洲杯使菲戈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人物。作为葡萄牙“黄金一代”的重要成员,菲戈同鲁伊-科斯塔以及若奥-平托等人踢出了古利特所说的“性感足球”。他们三人是赢得1991年世青赛的骨干成员,也是那支在1989年世少赛半决赛输给苏格兰的葡萄牙队的的核心力量。

然而在1996年欧洲杯上,赛前被广被看好的葡萄牙队在1/4决赛中倒在了捷克队脚下,从这开始,菲戈在国际赛场上将一直扮演失意者,但是在俱乐部层面,他将收获一座又一座的冠军奖杯。

随着克鲁伊夫的替代者博比-罗布森入主球队,巴萨也迎来了一批新面孔——包括从皇马免费来投的恩里克,从埃因霍温引进的巴西天才前锋罗纳尔多,来自罗布森老东家波尔图的维克托-拜亚,还包括在帕尔马度过一个赛季后回归的保加利亚巨星斯托伊奇科夫。

在经历了一个赛季的球队内耗之后,罗布森和新援们的到来让整支球队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在1996-97赛季,巴萨给人们展示出了一种开放、性感并且纯粹的足球。虽然在和皇马的西甲冠军争夺战中他们总是处于落后位置,但紧追不舍的巴萨却让卡佩罗率领的白衣军团在整个赛季中都感受到了久违的巨大压力,最终他们仅以两分之差位居积分榜次席。

不过错失联赛冠军的遗憾却被他们在杯赛中的成功冲淡不少——巴萨该赛季在本国杯赛以及欧洲赛场上都有着上佳表现。他们先是在鹿特丹击败了巴黎圣日耳曼捧起了欧洲优胜者杯,然后又在伯纳乌球场对阵皇家贝蒂斯的国王杯决赛中在两度落后两度追平对手的情况下,最终于加时赛完成了绝杀,从死敌的主场带走了西班牙国王杯。菲戈在国王杯决赛中独中两元,包括那粒价值连城的制胜球。

尽管在1996-97赛季巴萨出现了可喜的变化并且赢得了两冠佳绩,但球队又迎来了新的变革。在罗布森爵士被迫离开球队后,荷兰人范加尔成为了球队的新任主帅,同时巴萨也通过将无所不能的罗纳尔多出售给国际米兰而得到了一大笔转会费。

在经历了又一番动荡后,菲戈依然是球队无法撼动的中流砥柱。他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巴萨球迷的拥戴,而且身价也一路飙升。罗布森之所以被解除了主教练职务,很大程度上归结于他没能敏锐发现球队在战术组织上的短板,并且球队在防守端的表现令人无法满意。在夺得西甲亚军的1996-97赛季,巴萨虽然打进了多达102粒联赛进球,但也失了48球。

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菲戈成为了这支球队不可或缺的人物,并戴上了队长袖标。此时巴西球星里瓦尔多在进攻端与他珠联璧合,当然,范加尔在战术方面的独到见解也是功不可没。

新的赛季,巴萨在场上并没有表现出以往行云流水般的攻势,他们的进球数比前一赛季少了24粒,而且在失球数方面还多了8个。即便如此,这支球队的战术变得更加实用,他们也相对轻松地揽下了西甲冠军。在梅斯塔利亚球场,面对少打一人的马洛卡,巴萨最终在点球大战中击败了对手再次夺得国王杯冠军。

不过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权力斗争再一次成为了主旋律。在建队百周年之际,巴萨蝉联了西甲联赛冠军,而这只是高层对于球队的最低要求。巴萨高层希望球队能够闯入在诺坎普举办的欧冠决赛,然而巴萨却在小组赛阶段早早出局。

此时的菲戈亲眼目睹了葡萄牙队无缘1998年法国世界杯决赛圈,在1999年夏天菲戈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声望仿佛受到了影响。而且他还感到自己虽然受到了巴萨球迷们的爱戴,但却始终没有讨得管理层的欢心。

菲戈渴望着自己能够站在最高的平台上展示自我,他希望自己的才华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认可,而且据报道,菲戈希望在巴萨实现自己的抱负,在这支他深爱的俱乐部,在这座他当做自己家乡的城市。

在他为巴萨效力的最后一个赛季中,菲戈卷入了球队的内部斗争,这不仅仅局限于个人层面,还在于俱乐部整体层面。随着范加尔大量引进荷兰籍球员,巴萨队内的分裂开始加剧。范加尔在入主球队的首个赛季便引进了自己的荷兰嫡系球员,巴萨原谅菲戈包括门将海斯普、雷齐格、德波尔兄弟、科库、岑登、博加德以及前锋克鲁伊维特。在此期间,里瓦尔多曾经就自己的位置问题与范加尔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在1999-2000赛季,纵然球队内部矛盾重重,但菲戈还是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但处于内忧外患的巴萨还是没能阻挡住拉科鲁尼亚夺得队史第一座西甲冠军的脚步。虽然在联赛中饮恨,但红蓝军团在欧洲赛场的表现却可圈可点。欧冠比赛的日程安排非常适合巴萨这样在本国联赛郁郁不得志的球队迸发出超乎寻常的能量。在轻松从小组出线决赛的对手是切尔西,他们凭借在第二回合的爆发逆转取胜。

菲戈再一次成为了球队逆转的关键人物,不过两回合比赛中的两张黄牌让他不得不错过在梅斯塔利亚的半决赛首回合比赛。事实证明,本场比赛完全改变了菲戈的职业生涯轨迹。

坐在看台上的菲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球队被库珀的巴伦西亚彻底击溃。客场1-4的比分让巴萨的第二回合比赛变得艰险异常,球队和皇马在冠军决赛上演西班牙国家德比的希望几乎彻底破灭。在两队第二回合的比赛中,菲戈再一次被人们寄予了厚望。然而巴塞罗那人这次彻底误判了形势。而且谁都没有想到的是,那是菲戈最后一次身穿巴萨球衣驰骋在球场上了。

在2000欧洲杯上,坐拥“黄金一代”的葡萄牙队踌躇满志,菲戈也帮助球队一举闯入了四强。随后弗洛伦蒂诺出人意料地当选皇马主席,后者随即兑现了自己要全力收购菲戈的承诺。

那绝对是一次地震级的交易,当时菲戈27岁,正处于职业球员的黄金年龄。转投皇马的菲戈不仅一举刷新了转会费世界纪录,还完成了动作幅度最大的蜕变。他不仅冒天下之大不韪,转会到了不共戴天的仇敌,还从追求个人自由的加泰罗尼亚大区纵身一跃,来到了强调中央集权的马德里。他敢于离开球队并不是问题的关键,他去了哪里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曾经巴塞罗那的英雄、队长、旗手,摇身一变,成为了死敌球队中的一员。

从此以后,回到诺坎普的菲戈不仅需要面对巴萨球迷的唾骂,印有自己头像的钞票以及血红色的猪头,更有甚者,在2015年欧洲冠军联赛决赛前夕,巴萨球迷向欧足联情愿将菲戈从巴萨与尤文图斯的历史最佳11人阵容中剔除。时至今日,那笔臭名昭著的转会已经过去了17年,但由此产生的痛楚依然令人久久无法释怀。

这仅仅是因为菲戈曾经是巴萨的挚爱,而且他的行为更是严重伤害了巴萨球迷的感情,导致如今身穿巴萨战袍菲戈的形象根本无法深入人心。在2000年,范加尔如人们意料的那样离开了巴萨,菲戈再一次被人们寄期望于拯救球队于水火,并撑起球队的未来。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